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厂家

设计师谈中国书籍装帧设计

2021-08-18 来源:辽宁机械信息网

设计师谈中国书籍装帧设计

数字时代,由于受到门类繁多的新媒体的挑战,图书曾经的主流媒体地位早已成为记忆。面对电子阅读的威胁,甚至连图书作为物质形态而存在的价值也遭到了动摇。正是由于这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忧虑,反而使图书装帧作为一种艺术的独立存在变得更加重要,图书以开本、纸张、色彩、插图、版式等营造出的艺术个性前所未有地承担起了作为物质存在的图书是否消亡的责任。

数字时代,由于受到门类繁多的新媒体的挑战,图书曾经的主流媒体地位早已成为记忆。面对电子阅读的威胁,甚至连图书作为物质形态而存在的价值也遭到了动摇。正是由于这种忧虑,反而使图书装帧作为一种艺术的独立存在变得更加重要,图书以开本、纸张、色彩、插图、版式等营造出的艺术个性前所未有地承担起了作为物质存在的图书是否消亡的责任。

差距:陷入多重误区

目前,随着印刷工艺、装订工艺的不断提升,我国的“书脸”的确在精致和豪华上达到了一定高度。烫金压膜屡见不鲜、撒“金粉”、加硬皮、用PVC材料做封面、用红木做函套等等花样百出。同时由于“读图时代”的来临,不含插图或是插图很少的图书竟然成为异类,书架上一派缤纷。然而,我国知名装帧艺术家、中国版协装帧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陶雪华、清华大学美术系教授吕敬人等专家却指出,当前我国图书装帧业已进入多重误区,与国际上的差距仍很明显。

众多专家表示,内文版式的单一与国际水平的差距最为明显。这主要是观念问题,我国设计师往往偏重封面设计,对版式设计重视不够。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毫无章法地密密麻麻将文字堆满纸张,另一方面则是走向相反的极端,大量使用插图导致装帧过度。不少出版社以书做得越花哨、版面填得越满、图片塞得越多为标准。有些书中的插图和内容完全没有半点关系,有些即使和内文相符,也因图片放置的过多或位置不当而严重影响了阅读。

吕敬人表示,出版社盲目追求流行却没有专业审美眼光固然是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原因,我国图书装帧设计者观念上的偏差也不容忽视。书籍设计是“带着镣铐跳舞”,对感性与理性的结合要求严格。而我国图书装帧人员90%以上接受的专业教育追求感性的艺术,因此不少设计人员就会不顾图书作为传递信息载体的身份而一味突出自己的艺术个性,以新奇、花哨为美。据吕敬人介绍,我国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在上世纪50年代曾经开办过图书装帧设计专业,由于种种原因,到90年代停办。目前在我国的高等院校中已经没有一个图书装帧设计专业。而国外专门的图书装帧设计教育已相当成熟,在这个专业的学科设置中都设有一门编辑学,有助于把握图书装帧中理性与感性的关系。

陶雪华则指出,跟风和抄袭同样是当前非常严重的问题,一旦出现一种个性强烈的装帧风格,其他同类书立即会纷纷亮出同一扮相。如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藏地牛皮书》以几近正方形的厚重造型、书边全部涂成了黑色与书封粘连成为一个整体、内文版式带有大量箭头等独特的风格赢得市场后,几乎所有旅游类图书都开始模仿。

期待:书籍形态学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我国图书装帧设计第一人”吕敬人现在倡导一种从传统的“书籍装帧”(bookbinding)到“书籍设计”(bookdesign)的观念转变,提出具有独创性的“书籍形态学”。他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说,真正好的图书包装,不仅是阐释性的标志、狭隘的文字解说和外包装,应该捕捉书籍内涵的各种要素、寻找与主题相符的空间、艺术的表现形式,重新构成甚至提升图书内文的节奏、层次和表现力。“书籍设计要体现编辑能力,设计者如同导演,依据主题调动字体、图像、纸张、空间、开本、留白、虚实、灰度处理、黑白对比等多种因素,共同演绎一出戏剧,远远超出装饰的意义。”

吕敬人举例说,比如他近期设计的《梅兰芳全传》,接到的材料是表现梅兰芳一生的文字和部分剧照。做设计构思时,他考虑到本书实际上反映了梅兰芳戏剧舞台和人生舞台两部分,于是就从梅兰芳后人处借来多张梅先生的生活照,根据这个思路重新编排内文。在书脊的切开处多一道切口,向右翻是阅读梅生活舞台的起点,向左翻则是戏剧舞台的开端。“这就是我所追求的,设计不仅要做到反映,而且要追求延伸、提升内文的境界。”

上届“世界上最美的书”惟一金奖得主《梅兰芳(藏)戏曲史料图画集》的设计者之一、我国知名平面设计师张志伟表示他所追求的境界是“大象无形”。“大”为高度的艺术概括,“象”为图书内容,所谓不露痕迹的设计。以内容决定形式,考虑到社科、严肃文学、青春文学等不同图书读者群的审美趣味的区别,相对大众审美趣味有意识地高出一点,以起到引导大众审美的作用。

现状:整体设计实现突破

“五四”时期,我国现代装帧艺术的先锋性人物鲁迅,一举将历经编简、卷子装、旋风装、经折装、蝴蝶装、包背装、线装等装帧形式的我国传统图书装帧方式彻底摒弃,从装订、排版、字体、开本等方面全面向西方学习。此后在模仿中进步的中国图书装帧业一直无法在整体的观念与技术上和西方达到相同水平。

我国知名装帧艺术家、中国版协装帧艺术委员会副主任陶雪华接受采访时,回忆起了1979年至今五届全国装帧艺术展所反映出的我国图书装帧水平的变化。她表示,1959年我国举办了首届全国装帧艺术展,对这项艺术门类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而此后由于“文革”中断。1979年恢复举办,主要立足于“破”。“文革”时期的图书是一片“红色海洋”,1979年这届则出现了大批使用黑色、灰色的图书,插图也逐渐恢复一种丰富的状态。1986年举办的第三届开始创作繁荣,1991年第四届封面设计取得较大突破,但版式设计仍比较单一。1998年第五届封面、内文版式、开本等均呈现设计的理念。

今年12月即将举行颁奖典礼的第六届全国装帧艺术展,则在整体设计上实现了突破,不少书籍的各个构成部分和局部设计取得了审美的连续性,并与书籍内涵和谐统一。同时开始关注纸材的工艺之美,本土文化审美意识也开始回归。

陶雪华透露,以往全国装帧艺术展的评比分封面设计、版式设计和整体设计三类进行,鉴于整体性这一国际观念在我国开始得以接受,下一届评比有可能取消封面设计、版式设计,只留下整体设计奖一项。=-

书籍设计网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友情链接